云吃了那女孩儿

甜甜蜜蜜的生活终究是肤浅

无辣不欢

旅途中的云痴症患者

魔都再见咯

年轻时飞扬的容颜
以为即使满身尘土
拍拍手能起死回生
但生活的答案总是
No。

世间罪恶有两种
你笑是一种 你不笑是另一种

离别前的最后留念
那莫名流逝的岁月
我依然学不会假装
当一切都云淡风轻

那些你曾给的难题
我依然破不了迷局
所以不如就这样吧
你答应我好聚好散
我慢慢学随遇而安

我知道这样不太好
但也至少不会太坏
我最近迷恋起韵脚
那是黑化世界解药

你读到这里请放弃
我们不合我们不熟
帽子压住我的眼神
我走了不说再相见

准备辞职走人,就酱。

差不多的一天
我的差不多是天生

云痴症患者上线

许多事我都已忘记

龟总:人生得意须尽欢

姹紫嫣红

云痴症患者上线

绝世贪爱

龟总:人生海海,到最后不过是个数字。

浮生如妳のLydia

视线由下及上,女孩儿穿了件灰蓝色的宽腿西装裤,搭配了一件淡褐色的暗花宽松衬衫,衣领的扣子很自然的放了两粒,并不觉得弯腰时会有走光的危险,她把自己就这样看似不修边幅的包装在这一身不起眼的着装里。

为了配色统一,她的凉鞋也是淡褐色,黑框眼镜后面隐藏着灵动的灰褐色眸子,如若不仔细与她近距离交谈,是不会注意这双猫眼的。

窗外的光线穿透她的眼镜,折射出了玻璃似的晶莹眼神,她慵懒的打了个哈欠,然后四周望望确认没人注意到这个她自认为不太雅观的举动。

很显然,这一身着装在浮夸氛围浓厚的办公室里,普通到了几乎透明。没人注意她,也没人在饭后议论她。她独自活在中午带饭,朝九晚五,准时打卡的世界里,孤单时而出现,又时而隐去,她并不以为意。好似她从来不属于这里,也从来没有留下痕迹。

没人知道,她的过去,也没人关心,她的将来,好像除了父母偶尔会在饭后问起她的工作近况以外,再也没人和她讨论这些。这些包括:爱情。

“我也是个有故事的女同学啊~”不经意的瞬间,她会向自己抱怨。的确很少有人像她一样,谈了8年的地下恋情,然后在对方求婚的时候毅然决然的分了手。

是求婚的鸽子蛋不够大?

是单膝下跪不足够诚恳?

是惊喜的意外束手无措?

是没有按照她的剧本演?

......

她在离开他的日子里不停的问自己,

最终答案是:“其实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爱你,其实你也没能像我说过的那样爱我。所以,我们还是各自安好吧。”

短信发出去了,就落子无悔,他过了很久很久很久,久到仿佛一个世纪,回复她:你开心就好。

在这么久的时间里,他已经相亲认识了另一个姑娘,他们决定在春暖花开的时候结婚,她愿意为他生一个胖娃娃。

女孩和他分手的仪式,是最后再玩一盘狼人杀,男孩不动声色的邀请了相亲认识的女孩,三个人围坐在12个人的局里,假装互相都不认识。男孩抽中了丘比特,他把女孩和相亲认识的女孩连在了一起当情侣。

最后一盘,两个被男孩指定为情侣的女孩儿赢了。

俩人开心的击掌,男孩突然躲去厕所,心脏的外膜仿佛有撕裂,但是却哭不出来。女孩突然仿佛觉得自己重新活了过来,心中的BGM响起了暴露年龄的歌词:Lydia,迷人的眼眶,为什么流浪,心碎的海洋......

“我喜欢像你这样的小透明似的女孩”

“你的眼神总是游离,好像不属于这里”

“你能做我的女朋友吗,我想我们是彼此对的人”

......

恋爱时的誓言不时在Lydia耳畔闪进闪出,在公司的茶水间接满了一整杯的玫瑰普洱茶,她想这一杯喝完,一切都结束在这里了。

有时孤单却不期盼一个梦想的伴

深夜不读书

归去来兮

我欲成风归去
不如养只乌龟

© 云吃了那女孩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