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吃了那女孩儿

甜甜蜜蜜的生活终究是肤浅

夜夜夜夜

美好的人儿

懒散的下午

时间的漩涡里
我刚好错过你

近期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吃了烤羊排,很贵很值得。

汤唯的眼神好像狐媚的银狐,你仿佛被打了一阵迷魂针,酥麻迷醉。

矮大紧老师曾经评价周迅的眼睛,可以穿透镜头和空气,让你看到爱情。然而,透过镜头的画面和穿行于空气的视线,终究是有时间和空间的限定,很多当时觉得演技炸裂的瞬间,回过头在重温时,只有怀旧的余温,经不起时空的残忍消磨,你也就知道那纯粹是一种合格的表演和演绎情感的方式。但是整个华语圈只有他的眼神,任何时候你打开任何一部作品,他的眼眸都定格在那里,尤其在墨镜王的光影故事里,没有了时空的限定,只有不消失的深邃入骨的电光,这里或许应该不能用演技来单纯描述他的表演,只有惊心动魄,任何时候对上他的视线,都仿佛掉进万丈深渊,尸骨不存。

欲如面具 爱如盛宴

仿佛放在明面上的复仇与欲望只是傩人的面具,在面具掩盖下的是视死如归的爱情。青女、无鸾、厉王、婉儿,他们最初的相遇都是因为爱情,而之后的所有纠葛和情仇都是因为欲望,因爱而生的欲望,让艰险阴暗的厉王以阴谋夺取王位,他对江山无设计却更喜沉溺在婉皇后的卧榻,对皇后并非蛮霸占有而是百般伺候,消除余党与其说是巩固自己的地位不如说是为了保住皇后不失美人。

当他最后发现是皇后下毒害死自己后,也用一杯毒酒让这份畸形的爱情消亡,回到皇后的怀里成全了自己。婉儿的感情更为复杂,她最初是与太子交好,却被迫成为他的母亲,先帝更以江山为重,她不过是身披凤鸾的寂寞少妇,初恋的爱人成为自己的儿子,且身边更有如清秀如水的青女仿佛曾经的自己与太子定情,如果先帝退位而太子继位,她又要可悲的变为皇太后。

小叔子厉王的突然叛变称帝似乎又让这一切发生了扭转,婉儿为了保住昔日的恋人,明则投靠了小叔子苟且生存,实则却也因厉王对自己的捧在心口上的疼爱而渐渐有了温存,一百天不长但却也让她动容,给了她身为皇后里里外外人前人后的尊贵,这份是女人的欲望的需求,终究也不是爱,或许她更渴望的是青女纯粹的奉献,并不单单是青女拥有厉王,而是她无杂质的,如清水般无欲无求的爱。厉王最后下令厚葬青女,或许他们心底都有如青女般爱情的渴望,最后青女问太子的不是你是否爱过我,而是你是否不再寂寞?

也许爱情最初始的模样就是相互取暖,用同样孤寂而向往温存的心,彼此慰籍,彼此珍惜,然而相遇的可贵无法长久,在纷争的乱世,欲望不眠不休的宫廷,我们只能一遍遍回忆短暂的初始,却始终无法重温,但是曾经的美好却是每个人用尽阴谋诡计,赴汤蹈火去追随的,在这个过程里我们用欲望去掩盖那份脆弱的纯粹不让任何人看出这个弱点,也同时离真爱越来越远。一条注定孤寂的路途,以每个人的殉葬落幕。

夹杂着情与爱的欲望,才有了故事中的纠缠,好似傩人的舞蹈,每一个动作都在不正常的扭曲着自己的肢体,所有的人都只能用死亡来报答曾拥有过的爱的温暖,这样或许才能永久,才能救赎。

如果不爱江山只求风雅的太子与青女远离乱世宫廷,如果皇后斩断与太子的情丝只安心享受荣华,如果厉王不为只求美人的倾心而血洗朝野与后宫将江山牢固,那所有的故事都不会发生,这就只是一段乱世谋权篡位的历史,以野心作为注解。但是错只错在故事里的人都动了情,而乱世之情,好像一种原始的苛求,如空气般让每个人贪婪的喘息着。

没有乱世,没有叔嫂,没有宫廷,没有野心,在江上泛舟的公子,可以是太子,也可以是厉王,为公子吟唱越人歌的女子,可以是青女,也可以是婉儿,当山水做伴,当红尘褪去,女子看到寂寞的公子,想要怜惜,却不知公子是否知晓这层心事,于是起歌而唱,不求相伴终老,只求此刻无忧。

其实最后杀死婉儿的人究竟是谁并不重要,心爱的人和爱她的人均死去,她心理明白只有欲望才能让她继续活下去,然而她并不享受,她知道自己终将孤寂老死,那是最可怕的结局。所以,那背后的一刀对她而言反倒是意外的解脱。

最后表白#章子怡# ,以前年少无知,常被流言蜚语混淆视听,而误解了好演员的定义,你的美深入骨髓,你的戏一眼入魂,我看到的并不全是一个西方故事套用了中国的外壳,我相信婉儿这样让人迷恋的女子真正存在过,她的故事比复仇精彩,她的美貌就是爱欲本身。

当年看这部片子的时候最大的震撼来自张震穿过旗袍幻想与巩俐的情欲场景,现在回看除了那个经典的场景依旧惊心,巩皇由盛及衰最后沦落死去的演绎仍是最痛心的部分,张震的爱而不得,巩俐的风尘落幕,墨镜王的故事总是香艳离奇又深情阴郁,直到2046里巩俐饰演的黑蜘蛛一直带着神秘黑色的手套,所有的故事仿佛都能找到隐秘的符号隐喻,爱的开始总是伴随着痛的扎心,而所有的情欲都是一幕幕潮湿的记忆。

蔡康永采访墨镜王,墨镜王说《爱神》故事原本是有一个更长的长篇,裁缝小张与华小姐生死相隔之后,结婚生子,儿子取名手,也就是叫张手,或许也可以叫做张守。又想到了《花样年华》里消失的四回合,周暮云和苏丽珍始终不能在一起,但是苏丽珍生下了周的儿子,取名庸生。虽然墨镜王的爱情故事总是很悲凉,但是想到他们还有孩子做延续多少有些欣慰,这大概就是观众们凡尘俗世的期许吧。

情投意合

橘子水的香味

没什么

消失了一阵子,没什么。

人生若无悔,那该多无趣啊

无辣不欢

旅途中的云痴症患者

魔都再见咯

年轻时飞扬的容颜
以为即使满身尘土
拍拍手能起死回生
但生活的答案总是
No。

世间罪恶有两种
你笑是一种 你不笑是另一种

离别前的最后留念
那莫名流逝的岁月
我依然学不会假装
当一切都云淡风轻

那些你曾给的难题
我依然破不了迷局
所以不如就这样吧
你答应我好聚好散
我慢慢学随遇而安

我知道这样不太好
但也至少不会太坏
我最近迷恋起韵脚
那是黑化世界解药

你读到这里请放弃
我们不合我们不熟
帽子压住我的眼神
我走了不说再相见

准备辞职走人,就酱。

差不多的一天
我的差不多是天生

© 云吃了那女孩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