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蘑菇的喵酱

甜甜蜜蜜的生活终究是肤浅

欲如面具 爱如盛宴

仿佛放在明面上的复仇与欲望只是傩人的面具,在面具掩盖下的是视死如归的爱情。青女、无鸾、厉王、婉儿,他们最初的相遇都是因为爱情,而之后的所有纠葛和情仇都是因为欲望,因爱而生的欲望,让艰险阴暗的厉王以阴谋夺取王位,他对江山无设计却更喜沉溺在婉皇后的卧榻,对皇后并非蛮霸占有而是百般伺候,消除余党与其说是巩固自己的地位不如说是为了保住皇后不失美人。

当他最后发现是皇后下毒害死自己后,也用一杯毒酒让这份畸形的爱情消亡,回到皇后的怀里成全了自己。婉儿的感情更为复杂,她最初是与太子交好,却被迫成为他的母亲,先帝更以江山为重,她不过是身披凤鸾的寂寞少妇,初恋的爱人成为自己的儿子,且身边更有如清秀如水的青女仿佛曾经的自己与太子定情,如果先帝退位而太子继位,她又要可悲的变为皇太后。

小叔子厉王的突然叛变称帝似乎又让这一切发生了扭转,婉儿为了保住昔日的恋人,明则投靠了小叔子苟且生存,实则却也因厉王对自己的捧在心口上的疼爱而渐渐有了温存,一百天不长但却也让她动容,给了她身为皇后里里外外人前人后的尊贵,这份是女人的欲望的需求,终究也不是爱,或许她更渴望的是青女纯粹的奉献,并不单单是青女拥有厉王,而是她无杂质的,如清水般无欲无求的爱。厉王最后下令厚葬青女,或许他们心底都有如青女般爱情的渴望,最后青女问太子的不是你是否爱过我,而是你是否不再寂寞?

也许爱情最初始的模样就是相互取暖,用同样孤寂而向往温存的心,彼此慰籍,彼此珍惜,然而相遇的可贵无法长久,在纷争的乱世,欲望不眠不休的宫廷,我们只能一遍遍回忆短暂的初始,却始终无法重温,但是曾经的美好却是每个人用尽阴谋诡计,赴汤蹈火去追随的,在这个过程里我们用欲望去掩盖那份脆弱的纯粹不让任何人看出这个弱点,也同时离真爱越来越远。一条注定孤寂的路途,以每个人的殉葬落幕。

夹杂着情与爱的欲望,才有了故事中的纠缠,好似傩人的舞蹈,每一个动作都在不正常的扭曲着自己的肢体,所有的人都只能用死亡来报答曾拥有过的爱的温暖,这样或许才能永久,才能救赎。

如果不爱江山只求风雅的太子与青女远离乱世宫廷,如果皇后斩断与太子的情丝只安心享受荣华,如果厉王不为只求美人的倾心而血洗朝野与后宫将江山牢固,那所有的故事都不会发生,这就只是一段乱世谋权篡位的历史,以野心作为注解。但是错只错在故事里的人都动了情,而乱世之情,好像一种原始的苛求,如空气般让每个人贪婪的喘息着。

没有乱世,没有叔嫂,没有宫廷,没有野心,在江上泛舟的公子,可以是太子,也可以是厉王,为公子吟唱越人歌的女子,可以是青女,也可以是婉儿,当山水做伴,当红尘褪去,女子看到寂寞的公子,想要怜惜,却不知公子是否知晓这层心事,于是起歌而唱,不求相伴终老,只求此刻无忧。

其实最后杀死婉儿的人究竟是谁并不重要,心爱的人和爱她的人均死去,她心理明白只有欲望才能让她继续活下去,然而她并不享受,她知道自己终将孤寂老死,那是最可怕的结局。所以,那背后的一刀对她而言反倒是意外的解脱。

最后表白#章子怡# ,以前年少无知,常被流言蜚语混淆视听,而误解了好演员的定义,你的美深入骨髓,你的戏一眼入魂,我看到的并不全是一个西方故事套用了中国的外壳,我相信婉儿这样让人迷恋的女子真正存在过,她的故事比复仇精彩,她的美貌就是爱欲本身。

   
© 吃蘑菇的喵酱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