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吃了那女孩儿

甜甜蜜蜜的生活终究是肤浅

[獒龙]浮生若梦

01. 电台情歌

不打球了,有些事也就真的彻底放下了。
虽然下雨天,腰还会隐隐作痛,但至少不会痛起来就卧床不起。

“生活还能自理,就不会倒退去回忆。”他偶尔安慰自己。
当然,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放下球拍的痛,比骨裂一百次更扎心。

他呢?放下球拍后,也是这么想的吗?
那些旧伤,除了不定期来暗自纠缠自己,
也会暗自纠缠对他的一段情。
一段总是想要开始 却总是无疾而终的情事。

“你和他,你俩那不算感情,只是彼此陪伴过。”

望着滑落在玻璃窗的滴滴细雨,渐渐出了神,焦距也模糊起来,仿佛窗外路过的每一个人,都有了似曾相识的轮廓,像他却不像他,一切暂停在记忆里他的模样,笑起来如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他现在什么模样?
西海岸的阳光有没有侵占他白的发光的皮肤?
他还会睡不着的时候偷偷唱歌吗?
认真的样子是不是还像骄傲的少年?

他……他……

有些事情不能仔细琢磨,特别是关于他的,每一个细小的念头都能牵出一个世纪的妄想,他决定收手,就像当初他决定独自离开,把那句半开玩笑、没有彼此最终确认的约定,变成岁月经年后想起来都无限遗憾的泡沫。

这是他擅长的,他擅长暧昧,也擅长制造残局。
他是连一个不经意的无心冒犯都化解不能的人,他深知如此。
所以,一个精心铺垫的故意伤害,足以让他此生都不能消化,无论他怎么会想办法,都如骨中钉、肉中刺,疼痛难忍。

唯一的方法就是忘记,彻彻底底,犹如不曾相识。

但是,他们都办不到,阴天下雨的时候,所有的旧时光都会伴着疼痛撕裂每一个细胞,心里藏着的那片蓝色大海,浪花拍击着海岸,犹如一出悲剧的序幕。

转念到此,他却笑了,嘴角歪了歪。
“我们不算感情,看起来是陪伴,其实是一出恶作剧。你说对了一半。”懒羊羊的低音,听得正在花房里修剪蔷薇的他一阵耳根子痒。他拿着剪刀,把蔷薇放回花瓶,走回到他身边。

“终于想起来我啦?还记得我是个喘气的?要不要我给你唱首《蜗牛》洗洗脑?我最近进步不少呢!”说完,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比他刚才手里的蔷薇灿烂。说到洗脑的时候,挥舞着剪刀,向他威胁起来。

“现在换你来治我了。”他推开他举着剪刀的手,自顾自走到柜台。

“辰雨花店 可能是全北京最鲜美的花”柜台上新印好的名片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总是能轻而易举转移他旷日持久的思念。

“为了节约成本,logo是我自己设计的,slogan用了你的那句,一个字也没改,你觉得怎么样?”他又走回花房,扯着嗓子对柜台后面的他解释着。

“可能这两个字用的好,特别高级。”他坏笑起来,夸自己的时候总是露出被宠溺过头的笑容,如雕刻般深邃的五官都瞬间变得柔和,好像一弯明亮的半月。

他挑选了几只白玫瑰,小心翼翼修剪起了枝干上尖尖的刺,对他的得意不以为意。“你啊,别在我店里晃悠了,这都快到十点了,你那个深夜电台还做不做了?都一个月不播音了,你有铁粉也不能太任性吧?”想起了他许久不打理的私人电台,忍不住操心起来。

“最近没灵感。”他敷衍回答。

“又不用你写诗,你和听友们聊聊,然后点点歌不就行了吗?”他操不完的心。

“那和别的主播有啥区别?”他又耍叛逆。

“你就得瑟吧,且等你粉都掉光了的。”他笑着怼回去。

“掉就掉,本来就是深夜电台,没几个粉。”他一向没在怕。

“对了,你上次做的那个情歌主题,我觉得就特别好,你再做个续集嘛!”他一向跳跃式思维。

“你居然还记得?上次那个主题叫:其实你没那么爱他。如果做续集叫啥?其实他也没那么爱你?”他俩互怼都是家常便饭。

“不好不好,互不相爱,还点什么情歌啊?不如就叫:情深深雨濛濛吧!今天正好是下了一天雨,我的名字也有个雨,舒适!”说最后两个字的时候还特别模仿了他的口音和语调,故意压低了嗓子。

本以为会逗他一乐,没想到一阵沉默。

“都怪你,昂~”

他脑海中突然闪过那个雨天,训练完没带伞,他硬拉着他脱了上衣冒雨跑回公寓,最后俩人一起发烧停训去医院输液的时候,他烧红着脸抱怨他说的话。

“都怪我。”他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他放回了白玫瑰,拿起了合欢,看见他突然低眉柔目的样子,好奇他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我说,今晚的主题:相思无用。”

他说完,他那天脸上如火烧云般迷醉的笑容又顷刻间浮现,明明都发烧了,一个红的通透,一个黑的透亮,凑在一起自拍,然后笑成了傻子。

他握着合欢的左手突然手心一紧,仿佛掌纹在彼此拉扯,谁的心不是藏着玄而又玄的秘密?这下换他沉默了。

店里的小熊猫挂钟悄悄走到了二十二点,八下、九下、十下。
轻轻敲完后,他站起来走到了店门口,推开来,转回头。

“小雨,我明天睡醒再过来。”
“带上伞,别淋雨,门口有把蓝色的。”

未完待续……

   
© 云吃了那女孩儿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0)